菜鸡互啄 ACM 心路历程

摘要

极限反杀!成功追梦!

谨以此文,纪念我 OI 生涯中第一次 ACM 赛 RK1。

今天上午,打了一场 ZR 的 ACM。题是敦爷组的,现在总结一下我的心路历程。

  • 队名:阿咆长得像地精炸弹
  • 队长:Sshwy
  • 队员:Sshwy Naitir Xry

自闭阶段

0:00

比赛开始,打开题面,开始看 A。

就舔一口。

0:07

啊♂杰哥不要 把 A 题一血了,然而我方三人仍处于自闭状态。

这题你暴力就莫得了,咋写啊。曼哈顿距离转成切比雪夫距离能做吗

啊♂这吊题搞♂我……

0:10

春神把 F 题一血了,这时我大概在给队友翻译 B 和 C,Naitir 口糊了一个 B 题的算法,貌似开始写了,我在想 C 题。仍处于自闭的状态。

0:31

大概在 30 分钟的时侯交了两发 B,结果都 WA 了,然后看了一下榜,春神拿两个一血,已经 3 题了,F 好像很多人 A,但是当时没管它。这时我大概口糊出了 C 的做法,然后和 xry 经过一番讨论就上机了。

0:43

之后我在写 C,Naitir 继续在想 B 题写炸的原因,xry 继续想 A 题。第一发交上去,TLE。xry 表示不解,我说

ZR 如果还从那个傻逼 OJ 上拉题的话,那么 TLE、RE、WA、MLE 是没有区别的

于是就自信地发现没取模,一波修改仍然 TLE。然后我一波信仰,删掉 memset,然后就一血了!此时看榜,RK14,春神已经 4 题了,发现 F 题好像全场 A 穿了的样子,于是跑去开题。

还有一个插曲:刚写完 C,蔡老板就来嘲讽我们菜得一逼,3 个人干不过人家春神一个。

0:55

F 题一发 FHQ 板子交上去,RE。开大数组 AC,猛如虎。看榜 RK8,此时春神已经 5 题了。

自信阶段

1:13

先基本上扫了一眼所有的题,然后发现 E 题一道沙雕题,于是换我上机,5 分钟写完一发就 A。看榜 RK6,春神还是 5 题。

1:29

当时看榜,发现 D 题别人都 A 穿了,然后看着这个 xor 的式子(我当时一定是被降智了),根本没有头发!然后 Xry 发现 L 题也是沙雕,于是迷迷糊糊地他就上机了,然后一发 AC。看榜发现我们还掉了,RK7。啊♂杰哥不要 5 题 RK2,春神 6 题 RK1。

1:35

过程中蔡老板送来了纸质题面(wyh 当时想双开,于是把题面给了我们)。我从 K 一路看过来发现 M 一道沙雕,和 Naitir 口糊一翻发现是一道瞎贪心。于是 xry 写完 L 后我上机 5 分钟写完一发一血,看榜 RK5。

前面那个队:M 题咋交不过啊

我:这题啊,贴一个 pollard-rho 的板子就过了

前面那个队:必须要贴板子上去吗

我:现场写也可以,反正我们贴的板子

一会儿,前面那个队 A 了

我:你们真写 pollard-rho 啊

前面那个队:没有啊

我:嗯嗯。吓死我了。不过这题的正解是 pollard-rho 对吧?

前面那个队:(相视一笑)嗯嗯,这题写一个 pollard-rho 就过了

然后我们大概各种讨论,发现 K 和 N 两个 xor 升级版直接跑路。

2:19

在我想为什么 D 题全场 A 穿我不知道怎么做的时侯,Xry 和 Naitir 口糊出 I 的一个做法,换根 DP 让我萌新受到了惊吓。他们给我讲了题意,发现就是一个瞎 DFS。但找重心又各种 DFS 我超怕写炸,不过最后商讨还是让我上机。于是我就使出这场比赛中我最最集中的精力,手写 4 个 DFS,让 Xry 先帮忙造一个数据,20 分钟写完直接过样例,交上去 CE。好像是前向星使用的语法太先进,OJ 的编译器不支持,于是改一波就 WA。这时我已经有点绝望了,想着会不会是数组的问题,然后开大数组又交一发。正当我说

这一发要是能 A 我吃翔

的时侯,它绿了。Xry 甚至震惊地发声镇住全场,我们表示无事发生……

看榜,一血,RK3。春神 7 题了,就是从这个时侯,我的心态调整过来了,毕竟两道全场 A 穿的题我们都还空着!

自闭阶段

尽管我们还有两道 A 穿题可以做,但是实际上当时的过程是很煎熬的。根本没有头发!各种被吊题搞。迷迷糊糊中 Xry 把我口糊错的 J 题好像口糊对了,于是他上机了。我上厕所,然后在场外站了一会儿,有点热。但仍然没有头发。

2:55

Xry 写 J 题,冒几句 woc 我都习以为常了,但突然就听见 Naitir 说“你这马上就能 A 了”把我从自闭中拉出来,然后发现是 PE,于是加一个换行就 A 了,当时只有春神把它一血了。看榜,还是 RK3。还是华附三缺一压在我们上面。

3:18

这个阶段我们时不时就看一下榜,然后发现啊♂杰哥不要 又上来了,好像是把 H 题写了。当时看这个 H 题发现推一个置换推不出来,仍然很自闭。但就在这时雷爸过来了,于是一番恶魔低语

你看,出题人是懒的,数据是水的,一发 就过了

于是,一发 就过 A 题了,看榜惊奇地发现 8 题 RK2,此时春神已经 10 题了。

之后,我们经历了长达 40 分钟的全体自闭。B 题 Naitir“T 掉我很慌,初始矩阵我又没用,感觉是一个假的算法”,我不知道怎么办,D 题全场 A 穿我们依然不知道怎么做,想写一个 FFT 发现复杂度卡不过去,各种算贡献什么的搞不动;G 题一个式子又没有队 A,劝退;H 题没什么新思路;K 题没怎么关注,主要是 D 题 xor 都不会,xor xor 你敢写?

这段时期蔡老板又来嘲讽我们自闭得一逼,中途 Xry 拿着蔡老板给的盒饭去吃饭了。我已经精疲力竭,当时没怎么吃东西,感觉写不动代码的样子。

追梦阶段

3:55

Naitir 想到了 D 的一个神仙算法,似乎依赖于数列生成的循环性。这个时侯,我很无奈地手模了一下 D 题的样例。算出数列,然后想算 xor 和。当时已经不会算加法了,于是化一个表格统计所有情况。然后,然后,然后,然后

让开!让开!D 题我知道怎么做了!MGJ 我被降智了!

4:01

然后,5 分钟写完一发 AC,Naitir 一脸懵逼“woc 你写的啥”。碰巧 Xry 恰饭回来,然后就发现大家似乎都被降智了。看榜,RK3。春神 11 题去了(然后春神美滋滋的去恰饭:这次 RK1 稳了)。上面还是华附三缺一

之后我勇敢地开了 K,发现似乎是一个 TRIE,然后讲给 Xry,于是 Xry 就上机了,然后我继续自闭。

4:20

这时,Naitir 给我讲了 H 题的神仙做法,手模样例发现出奇得正确,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对但直觉告诉我,这是 ACM,这题被 A 穿了,所以它就是这样!

4:26

然后我们直接中断 Xry 的写题,5 分钟写完 K 题一发交上去,A 了!看榜,我们 10 题追上华附了,但罚时有点多了。春神还是 11 题。Xry 坐回主位继续写 K。

4:31

最后 Xry 写完 K 题,样例调对了,交上去 WA 了,我怀疑是不是爆 LL 了,Xry 说这题要取模,然后就瞄到了一个地方没有取模的地方!取了模交上去 A 了!看榜 RK2!与春神同 11 题!

这时我已经比较开心了,然后 Naitir 说要来最后追梦 B 题,反正还剩半个小时,于是就让 Naitir 坐到主位上去了。

4:38

当时 Naitir 交一发上去还是 WA,但当时我感觉已经功德圆满了就没想着去看。结果追着追着 Naitir 发现行和列的坐标写反了,然后一发追梦上去

它 A 了!

哇老哥你有点炫酷哦!

走走走恰饭恰饭

RK1,12 题。倒数第二个半小时,追梦 4 题直接封神。

春神恰饭回来:美滋滋……???

结语

山东退役选手观光团 喜提舞蹈一段,由大师赛选手为我们表现 JNTM。


 上一篇
小志 小志
摘要 谨以此文,在我疲倦、颓废、迷茫的时侯,给我指引方向。 文思如泉涌,思潮至时,才会想将其跃然纸上。 似乎这是第一次,可能是最后一次,父亲摆明反对的立场了。 「浙江是新高考,你去浙江学了回来怎么考」「学竞赛不搞文化课,本末倒置!」「你
2019.08.16 Sshwy
下一篇 
斐波那契数列 斐波那契数列
斐波那契数列(The Fibonacci sequence,OEIS A000045)的定义如下: F_0 = 0, F_1 = 1, F_n = F_{n-1} + F_{n-2}该数列的前几项如下: 0, 1, 1, 2, 3, 5
2019.07.21 Sshwy
  目录